iG登顶创历史!背后是王思聪7年缔造的电竞帝国

 行业动态     |      2022-11-24 02:50

  11月3日下午,在韩国仁川文鹤体育场举行的英雄联盟S8世界总决赛上,来自中国LPL赛区的战队IG最终以3:0强势碾压欧洲老牌强队FNC,获得本届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这也是LPL赛区在英雄联盟S系列赛上的首个世界冠军。

  3-0,LPL战队第一次捧起了S系列赛的召唤师奖杯,IG用最完美的剧本,用属于LPL的方式拿下了比赛的胜利。

  推掉基地的那一刻,台上的五个大男孩互相拥抱,老板王思聪和战队的公司人员飞奔上台,这一刻,属于IG,属于LPL,属于所有中国英雄联盟玩家。

  S8半决赛IG在第三局干净利落推掉G2基地的那一刻,前IG队长笑笑终于憋不住了,他在自己的直播间大声说到:“IG拯救了我们英雄联盟玩家八年的梦想你懂吗,我真的等不了了,我三十岁了,二十岁打英雄联盟,打到三十岁,我等不下去了,每年都等,每年都说最有机会,连续被骗了七年。”

  IG用近乎最完美的方式拿到了这座中国玩家梦寐以求的召唤师奖杯,但谁能想到在过去的7年间,作为LPL资格最老的战队之一,IG却从未真正获得过属于他们的时刻。2013年LPL春季赛季军、2014年LPL春季赛亚军、2015年LPL春季赛季军夏季赛季军、2017年LPL夏季赛季军、2018年LPL春季赛季军夏季赛亚军。哪怕是在被寄予厚望的S2,IG也只是止步8强。

  IG又要起飞了?在玩家的日常话题中,关于“IG起飞”已经变成了一个梗。早年IG粉丝喜欢自称“狗儿子”,每年LPL开赛之初,“狗儿子”们都要讨论一番IG今年终于要起飞了。可惜每次起飞都以失败告终,于是在电竞粉丝的圈子里,大多数人喜欢嘲笑IG粉丝“刚起飞就被打断了狗腿”。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体育项目。这样的命运折射,在王思聪与他的父亲王健林身上,显得是如此熨帖。

  我们先把时钟拨回1998年。9月27日的足协杯半决赛上,刚刚完成联赛55场不败神话的大连万达对阵辽宁。比赛中,主裁判俞元聪多次对辽宁队的犯规视而不见,导致大连万达最终点球6-7输掉了比赛。

  终场哨音吹响后,时任大连主教练徐根宝和老板王健林显得异常激动,冲到裁判身边与其理论,场边愤怒的球迷也将矿泉水瓶如雨点般砸向俞元聪。

  然而这一切,都无法改变输球的事实。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王健林在辽宁主帅群访结束后一把抢过了话筒,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话:

  “我作为球队老板,不应该出席赛后新闻发布会。但是,我对职业足球的发展太失望了,虽然联赛有进步,但球场上的黑暗太多了,我郑重宣布,以现在的联赛状况,想搞好足球还是不行的,今年联赛结束后,万达将永远退出中国足坛!”

  “我作为球队老板,不应该出席赛后新闻发布会。但是,我对职业足球的发展太失望了,虽然联赛有进步,但球场上的黑暗太多了,我郑重宣布,以现在的联赛状况,想搞好足球还是不行的,今年联赛结束后,万达将永远退出中国足坛!”

  彼时,万达王朝才刚刚建立,足球城的传奇本应就此续写,但赛场的黑暗,却让这位可能是中国企业中最喜欢足球的老板寒心。相传万达在退出大连足球时,市领导和体育局领导曾进行了大量劝说,而王健林却是流着泪走出政府大楼的。

  对体育的热爱,流淌在这个家族的血脉之中。20年后,王健林之子王思聪同样在体育上取得了成绩,而属于他的战场,不再是足球,而是电竞。

  可能是年代的更迭,亦或许是对现状的不满,对于父亲喜欢的足球,王思聪从来不吝批驳之辞“搞足球的都是傻x”。令他着迷的则是电子竞技,一项全新的运动。

  在2018全球电竞大会上,RNG CMO李杰明指出目前中国电竞产业的产值已经大致相当于0.7个足球行业、2.93个围棋行业;而根据普华永道发布的《2018体育产业报告》显示,电竞已经超越足球,成为唯一一个所有体育行业领袖一致认为需要重点发力的领域。

  所以,王思聪的评价虽然极端,但也未必是错的——在当下的中国,搞足球的不一定是傻x,但搞电竞绝对正当其时。

  就像王健林携万达集团重返大连时,对这座足球城乃至中国足球巨大的刺激一样,王思聪当年的入局,也对后来的中国电竞产业有着深远的影响。

  “最早我们打比赛,没有人能理解你们在干什么,就知道是‘打游戏的’,处于鄙视链的最底层。有的人有俱乐部,但工资少,奖金也少,基本上都是‘靠爱发电’。”国内活化石级《FIFA》电竞选手陈炜曾这样对电竞派(ID:ECO-esports)描述过昔日的场景。

  2009年,王健林对外表示,王思聪不愿意随自己介入万达集团的管理中,所以就给他5亿元“任其折腾”。然而不曾想,这5亿元竟成为了引起中国电竞产业大爆发的关键钱,称之为“水源”也安卓app不为过。

  是年12月,王思聪用这5亿元作为初始资金,成立了普思投资。11年8月,他收购了当时濒临解散的电竞俱乐部CCM,更名为iG,任命xiaOt(孙力伟)为CEO,重点发力《星际争霸II》、《DOTA》和《英雄联盟》三个项目,强势进入电竞领域。

  为了扩充俱乐部实力,iG的做法和王健林的大连队如出一辙——“钱钱钱”。对外,他们重金引援加强实力,吸引其他战队顶尖选手转会而来;对内,他们将所有队员的工资都提升到了行业顶峰,大大提高了电竞选手的生活质量。

  “我当初进入电竞圈,只是因为看到选手和俱乐部都活得不怎么样,想帮助把这个圈子变得良性一点。”王思聪在接受港媒采访时如是说道。除了iG外,王思聪还联合其他的俱乐部老板共同成立了类行业协会的ACE联盟,着手制定行业规则,规范俱乐部行为。

  要知道在7年前,中国的电子竞技还处在“网吧时代”,比赛在网吧打,观众是在同一家网吧上网的年轻人,宣传靠论坛的口口相传,更别说还有职业战队的商业化。电竞选手被认为是网瘾少年,国家不支持,资本避之不及,电竞战队随着当时时髦的名词“富二代”一同出现在公众的视野,成为二代们的玩物。NEWBEE的经理曾说中国电竞早期的发展就是一帮富二代养了几个职业选手陪自己开黑,完全谈不上职业化。

  但是在这些富二代中王思聪是真正把电竞当做事业来经营的。2011年,王思聪带着父亲王健林给的5亿元头都不回得奔向了电竞行业,他说自己最开始只是想投资自己的爱好,后来才开始慢慢布局的。当时他说:“我觉得这个圈子里选手和俱乐部都活得不怎么样,我想增加选手的收入,让这个圈子变得稍微良性一点。要不然的话选手没有钱拿,俱乐部也没有钱拿,这个行业只能慢慢去死掉。”

  于是在职业选手普遍收入惨淡,每月只有1500块钱工资的日子里,王思聪大手一挥说赢一场比赛每人奖励2万。2万对当时的职业选手来说算得上天文数字,毕竟这些当年见不得光的“网瘾少年”们曾经在火车上站过27个小时去打比赛,也曾经因为没钱只能捡地上的烟头抽,就算是已经在WCG一战成名的人皇SKY,依然住的是没有窗帘的“小黑屋”。

  2012年,王思聪发起了“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ACE联盟)”,正是这个联盟规范了职业联赛战队注册、选手转会等工作,使得中国电竞向职业化迈进了最重要的一步。相比初心,王思聪有了更多的想法,他想成为这场盛大游戏的规则制定者,他想亲手让这个行业“能见到光”。

  从某种意义上说,王思聪的这些整合和规范,让中国的电竞至少看起来有了一丝发财的潜力,他的目标当然不是一支IG战队而已,他想要的是整个中国电竞的版图,与电竞相关的直播产业、媒体渠道甚至在当时没有丝毫波澜的手游,都是王思聪投资的项目。在王思聪“接管”中国电竞的三年后,腾讯、阿里、苏宁等巨头都不再观望,纷纷入场触及赛事赞助、企业品牌赛事举办、电竞队伍组建各方面。

  总结来看,王思聪对于中国电竞的主要帮助,一在于用钱和个人IP带领这个行业离开了“刀耕火种”的拓荒时代,吸引了外界资本的关注;二是在一定程度上让行业环境变得更加规范,辟除一些乌烟瘴气,让外界资本更有信心。

  “我希望这个行业能见到‘光’。”在王思聪的努力推动下,曾经置身于黑暗和混沌中的电竞行业终拨云见日,迈入了资本时代。

  与此同时,头脑精明的王思聪也开始不只着眼于这行业中游的一亩三分地,积极地向行业上下游展开布局。

  2013年4月,王思聪以400万美元的价格获得了云游控股1.05%股权;

  2014年8月,王思聪耗资590万美元购入创梦天地(乐逗游戏)1.3%股权;

  2013年4月,王思聪以400万美元的价格获得了云游控股1.05%股权;

  2014年8月,王思聪耗资590万美元购入创梦天地(乐逗游戏)1.3%股权;

  有一则小趣闻是,初入行业的王思聪总是给人一种“漫不经心”、“不会投资”、“玩玩而已”的印象。但事实上,若算上所有投资项目,他的普思投资在2年内就投出了5家上市公司,其中在电竞/游戏业内的有3家。

  希腊语中,普思投资的“普思”二字有先知的意思,从他的投资成绩和电竞行业的影响力来看,王思聪的眼光的确很有先见之明。当然,他的投资版图也并非绝对完美,比如乐视体育,又比如后来行业变化导致的部分被投公司衰落……

  2015年9月4日,他迎着游戏直播的风口,高调成立熊猫直播并亲自出任CEO。从他的支持度和参与度来看,熊猫直播和此前成立的iG俱乐部、香蕉计划,是王思聪电竞帝国中最为重要的三家公司,牢牢扼住电竞产业中下游的命脉。

  熊猫直播上线后,很快在行业中寻来了大量的管理人才与顶级主播,在王思聪个人影响力的加持下,以惊人的成长速度,直逼斗鱼的行业老大地位。

  虽然熊猫直播在外人眼里只是又一个新兴的直播平台,而在王思聪眼里看到的却是一整套电竞生态。

  9月中旬,王思聪豪掷1亿投资移动电竞概念的新三板公司英雄互娱。而1个月后,由英雄互娱牵头、共12家上游游戏厂商和4家中下游电竞公司组成的中国移动电竞联盟正式成立,王思聪电竞帝国中的大部分公司都进入了这个联盟,实现了生态的闭环,而他本人也担任了联盟首位轮值主席。

  在王思聪的电竞帝国达到顶峰后的三年,是中国电竞发展最快的三年,但领导者却不是王思聪。甚至相反,他电竞帝国的根基出现了松动。

  最先出问题的,是这个所谓的“中国移动电竞联盟”。之前我们说过,这个联盟里包含了上游电竞IP提供者游戏厂商、中游俱乐部和赛事公司、以及下游直播平台和线下渠道,理论上整体构建相当完整,能够称之为一个生态。

  不过,这个生态的命门在于上游厂商,如果没有强势的游戏IP,整套系统即便再好也是无米可炊。很显然,王思聪当初1亿元投资英雄互娱,肯定是寄希望于这家公司能够产出强势游戏的。但事实上,不仅仅是英雄互娱,联盟中所有的12家厂商在那段时间里都没有产出轰动一时的手游作品,使得整个联盟外强中干,在电竞圈几乎毫无存在感。

  除了“中国移动电竞联盟”,王思聪布局的ACE联盟,在TI7后的Wings风波中也遭遇了严重打击。由于这场风波的涉事方众多、事件交错复杂,这里便不多赘述,结果是主管《DOTA2》项目的D.ACE和愤怒的粉丝们处在了不可调和的对立状态,要求前者解散的声音此起彼伏。

  后来由于《DOTA2》赛事改制,D.ACE对于这个项目的控制力不如往前,加之已经被扣到负分的公信力,联盟名存实亡。

  乱,曾是王思聪在强势进入时重点治理的,但不曾想,在其电竞帝国建立起来后,掀翻其统治的依然还是这个字。原因何在?王思聪还不够强势,没有能够真正行业乱相的威慑力,或者说在这三年的快速变化中,过去的那些筹码早已不够看了。

  历史证明了,电竞领域最需要的是一个强势的规则制定者。这个强势,不仅指的是像王思聪一样有钱有资源,更要拥有强势的上游游戏IP,对生态参与者形成有效的威慑力。

  作为当时世界最火游戏《英雄联盟》的厂商,这个IP足够强势,也是最具影响力的电竞项目,任何中下游公司想要在这个领域分一杯羹,都绕不开它。不过腾讯很明白“刀的真意不在杀,而在于藏”的道理,既对中下游公司施以无处不在的威慑,也对他们开放了一个合作共赢的空间。

  简单来说就是,合乎规则者可以大家一起赚钱,而捣乱者则会被立即“制裁”、拿不到任何好处。相比于王思聪时期,腾讯治下虽然手段厉害,但整个生态是更有序了。

  于是,不同于D.ACE和Wings的那场史诗级闹剧,腾讯所管理的《英雄联盟》电竞生态秩序井然,京东、苏宁、B站等大企业纷纷成立战队入驻,资本运作活跃,商家品牌也更青睐于从这个生态中来寻找机会。

  而对于那个摇摇欲坠的“中国移动电竞联盟”,推它最后一把的人也是腾讯。16、17两年间,《王者荣耀》红遍大江南北,被称为“国民游戏”,其光芒之巨压得其他厂商难以喘息,唯能和其掰掰手腕的也只有网易,但这家公司并不在联盟之中。

  一边大红大紫,而另一边悄无声息,那么不可避免的是,腾讯模式又来了。在“中国移动电竞联盟”还做不出动作时,腾讯又将移动电竞的市场高地尽数抢占,铺以自身的电竞生态进行布局。在前面《英雄联盟》开路经验的加持下,《王者荣耀》电竞发展迅速,赞助商云集,KPL也和LPL并称为腾讯电竞的火车头赛事。

  除此之外,腾讯还拥有着“内部赛马”式的游戏研发能力,加上资本市场上的并购,继续牢牢控制着上游强势产品的产出。比如,《英雄联盟》后火热的端游《堡垒之夜》、《王者荣耀》后最火的手游《绝地求生:刺激战场》都尽数来自于腾讯。这样一来,上游源头控制、中下游恩威并济合作发展,整个生态的维稳能力更强了。

  2018年3月8日,腾讯左手斗鱼、右手虎牙,11亿美元重注两家直播行业的领跑者公司。这次投资对上游其他厂商来说,他们的下游推广渠道将被控制,竞争局面将持续恶化。随着腾讯的壮大,对于没被腾讯投资到的下游直播行业公司而言,他们和斗鱼虎牙的竞争亦愈加艰难,未来还有着被收版权费的风险,王思聪的熊猫直播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早在去年的S7,IG就已经成为LPL队伍需要努力去超越的大山。虽然在冒泡赛上惜败WE,但IG一直没有离开,而是帮助LPL其他战队一起打训练赛,正规赛上不允许上场的Jackeylove在训练赛中如愿开始了自己第一个LPL赛季的“季前暖身”。WE的老板说当时打训练赛,状态如日中天的WE怎么都打不赢IG,甚至三支入围的队伍里只有RNG偶尔能赢一两局。

  众所周知IG是一个盛产优秀上单的战队,2012年IG把宣布退役不久的PDD带回职业赛场,就此开启了IG上单carry的序幕,但也是在PDD离开IG之后,中国的ADC选手开始崛起,传统强势的上单却再难出现。

  而IG从WE手里抢来的韩援上单the shy算得上与IG上单carry的传统一脉相承。当年韩服的路人王the shy最初被WE战队当做青训队员培养,在即将出道的几个月前,IG用更优厚的薪水和更强的战队实力拉the shy入伙,与原上单duke成为轮换队员。强大的个人能力与意识,说the shy是世界第一上单,恐怕提出异议的人也不多。S8半决赛theshy天降神兵直接让胜利的天平倒向了IG,特别是第二场祭出本命英雄杰斯的羞王如入无人之境,一炮把G2全队打残。

  但上单强势反而凸显了IG的短板:下路总是失守,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孩神”KID在2015赛季与OMG的比赛中作为ADC居然只打出433的输出。443的伤害是什么概念,就是把KID全场的输出,打在一个1级的无防装的英雄身上都杀不死。这不仅创下了职业赛场AD位输出最低的纪录,更是让各路战队对对付IG的策略心知肚明:压制IG的下路就能拿下比赛的胜利。年纪渐长之后,KID转战打野的位置,俱乐部引进“西皇”West,却再次被各路战队锤爆,2017年S系列赛的冒泡赛中,West的小炮脸探草丛也成为当年失误操作集锦中的经典画面,IG粉丝纷纷到WEST微博下要求他对比赛的失利负责。

  不过俱乐部并没有着急换人,他们知道自己下路有个杀手锏还没有登场。关于IG下路新人王的传说由来已久,“少年成名” “未来之星”“后生可畏”……这些溢美之词都是在形容一个人——Jackeylove。年仅15岁的时候,Jackeylove就成为国服第一德莱文,先被皇族相中,后来接受IG的邀请成为其中一员,但也是那年LPL修改规定17岁以下青少年不能注册为职业选手,像UZI一样16岁便在世界赛成名的历史彻底作古。

  尽管不能立马登场,但是IG一直都在等待Jackeylove。直到他17岁生日后,IG正式宣布他将在新赛季为战队征战。虽然Jackeylove的第一个LPL赛季并不算顺利,IG的真核一直是中路的韩援Rookie和上路的the shy,不过老板王思聪格外青睐Jackeylove,甚至在王校长唯一一场以选手身份登场的比赛中,打AD位的王思聪放弃了原本经验丰富的IG辅助Baolan,而是让Jackeylove给自己打辅助。IG在S8最关键的一战中,年轻的Jackeylove顶住压力成功Carry起比赛,一个完美四杀将IG送进了半决赛。

  打野位的NING最初来自PDD所在的YM战队,虽然YM被称作LPL的黄埔军校,却一直只能称霸LPL低一级别联赛,始终没能迈入LPL的大门。战队解散时,PDD承诺帮选手找好下家,于是在打野位大放异彩的NING来到IG与当时的打野KID轮换。2018赛季,NING成为IG的固定首发打野,一手版本强势的奥拉夫与IG“莽夫”的打架风格无缝贴合,帮助IG在LPL大杀四方。

  作为战队灵魂人物的Rookie是被王思聪买一赠一“打包”回来的选手,当年IG的目标是韩国KTA战队的打野KAKAO,为了抬高这笔交易的价钱,KTA打包把曾经单杀过FAKER的中单Rookie赠送给了IG。没想到几年过去,KAKAO已经流落去了土耳其联赛,Rookie却坐稳了IG的头把交椅,在2018年Rookie蝉联了LPL夏季赛的MVP。这位韩国选手是目前IG战队最“受宠的队员,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还是唱将级的周杰伦粉丝,Rookie是IG队里调节气氛的开心果,就连王思聪在马尔代夫庆生,Rookie也是他带去的唯一IG选手。

  而至于IG的辅助,在LPL年轻一代的辅助里,Baolan很稳定,也很冷静。他是从英雄联盟最底层的联赛TGA被发掘的,甚至在TGA还处在辅助替补的席位上。在Jackeylove之前,他辅助过很多不同的ADC选手,那种混乱又有点迷失的状态让下路的两位少年有了一个有些孩子气的约定:我想和他证明我们是最优秀的。在下路的双人组里,辅助是一个可以被牺牲的位置,或者说是用来被牺牲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上还很年轻的Baolan有深不见底的英雄池,他很较劲,也很努力,看到RNG的辅助Ming排位的分数比自己高,Baolan会睡不着觉,疯狂打排位去超越他,最终看到自己比Ming高了两分才安心去睡。

  就是这样一支队伍,夺冠不是偶然,更不是幸运,他们没有上佳的签运,却一路高歌猛进用最燃的方式捧起那座LPL第一次拥有的奖杯。

  你们只看到了我在战场上残冷杀敌,冷血无情的模样,却不知道我在樱花树下回忆着自己撕心裂肺的过去时惙怛伤悴的失神!借用阿卡丽的台词,向新的世界冠军IG致敬。